Frankenstein

记者团,记录你的人生

惆怅的中年胖子

昔人已乘黄鹤去
此地空馀黄鹤楼

和我,在东九的街头走一走

一片春愁待酒浇

高中一年级,和初恋分手。
那时坚信按下快门可以排解忧愁,
于是买下这台相机。
实际上那时对于摄影除了喜爱
一无所知。